聊城律师孙玉成
孙玉成
手机: 13468395668
地址: 山东省聊城市花园北路38号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李某某合同诈骗案一审辩护词

作者: 日期:2021-08-17 14:36:21

李某某被控合同诈骗案

                      一审被判十一年,二审发回重审

案情简介:

   2015年,李某某通过陈某某介绍使用自己的仓库为面粉厂代收代存小麦,双方签订了合同,陈某某作为合同的履约担保人也在其上签名。合同履行初,面粉厂给予李某某启动资金20万元,该款项用完后再去面粉厂去拿。由于,面粉厂与介绍人与几十所的合作关系,面粉厂相信介绍人,于是面粉厂将款项给介绍人陈某某,然后再转交给李某某。

在合同履行期间据被告人李某某称,为了挣取小麦差价款,陈某某让他书写假收购小麦的单据,以到面粉厂多领取收购款。

面粉厂给予陈某某款项时有转账也有现金,陈某某给予李某某款项时也是有转账有现金。但是,李某某收到陈某某款项由于按实际收购数给钱,所以未给陈某某书写收到条。到双方合作终止,面粉厂持有李某某书写假单据中所载款项额478万多元,小麦数量400万斤。到面粉厂拉回小麦时,实际可拉走的小麦数量比单据上的数量少了50多万斤,经鉴定价值60多万元。

为此,面粉厂以合同诈骗向公安机关报案,最后诉至人民法院。虽然,我一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了无罪的辩护,但是还是被判处了十一年有期徒刑。上诉后,我紧紧抓住本案的基本事实,加之检察员出示的新证据,最终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判决,将本案发回了重审。至于本案最终如何裁判让我们拭目以待,辩护人相信能够取得好的结果。

 李某某合同诈骗案一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山东鸣远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李某某近亲属委托并经其同意,指派我作为其被指控合同诈骗罪一审辩护人。通过庭前会见,加之对案卷材料的仔细查阅,又听取了刚才的法庭调查,现就本案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裁判时给予采纳。

总的辩护意见:

按照起诉书指控李某某的行为涉嫌侵占罪,该罪属于自诉案件,故本案诉讼程序不正确。另外,起诉书指控李某某构成合同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有证据仅能证明李某某虚构了收购粮食的数量,但是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其虚构这一事实是在企图非法占有套取出的受害单位财产。因此,李某某的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定性部分的辩护意见:

  • 按照起诉书的认定,本案属于自诉案件。

起诉书认定被告人李某某多次制作假的过磅单据,骗取面粉厂代收小麦523812斤,价值经过鉴定为618090元,也就是说公诉机关将代收的小麦作为本案的犯罪对象。如果这样,通过2015年6月9日双方签订的《代购合同》第五条可知李某某代购小麦的所有权归面粉厂所有,而李某某占有这些代购小麦是通过双方依法成立有效的代购合同。当面粉厂日后要拉回小麦时,如果李某某非法占有这些小麦,拒绝返还。此时李某某的行为特征符合我国《刑法》第270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那么,李某某是否将起诉书认定的52万余斤小麦转移出仓库占为据为己有了呢,辩护人认为不排除这种可能。也就是说李某某的行为不排除涉嫌侵占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目规定,侵占罪属于自诉案件。此时,本案按照公诉案件提诉讼,显然办案程序错误。

  • 李某某具有合同诈骗的事实,公诉机关也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虽然起诉书称李某某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定、充分。但是,起诉书这一认定又与本案的诉讼过程相悖。我们看起诉书第二段,本案移送至公诉机关后,公诉机关先后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公安机关第一次补充侦查用时56天,第二次补充侦查用时39天。公安机关在严重超过30天补充侦查期限的情况下仅仅是补充了面粉厂转出款与陈某某收到款的差额6982元的原因、李某某早已认可了的收麦单据不真实、2015年麦后李某某偿还他人部分债务、李某某所开单据的小麦数额及价款统计以及52万余斤小麦的价格评估认定。但是,这些证据对本案无关紧要,侦查机关在补充证据时也难使证据达到充分、确实的程度致使严重超过三十天的法定补充侦查期限。

三、李某某制作假单据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

诚然,李某某每天收购小麦后书写收购单据,然后由陈某某持该收购单据去面粉厂领取资金。通过在案证据可以证实李某某确实存在没有如实书写小麦收购单据的行为,其供述称这是陈某某让他书写的。那么,他为什么开据虚假单据去面粉厂去领取小麦收购款呢,这其中无非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套取资金后非法占为已有,显然此种情形下行为人构成合同诈骗罪没有问题。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也就是李某某所称“多领出来的钱收购价格便宜的小麦,从中间挣差价。”(见侦查二卷2015年12月24日、12月25日询问笔录,2016年8月17日、9月2日、9月6日讯问笔录),既然是为了用套取出面粉厂的钱用于收购便宜的小麦挣取一点差价款,显然多套取的资金并不是李某某占有的对象。日后,通过对账最终会将多领取的资金返还给面粉厂或购买为相应的小麦,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对此,李某某、陈某某均是明知的,通过将来的对账就能发现这一事实。相反,相较于一般诈骗犯罪,行为人并不希望相对人知道这一虚构事实,否则自己的行为将会被揭穿。可是,李某某并没有这一担心,因为将来三方对账是肯定要进行的事,到时侯这一虚假事实就是揭穿了也不会使面粉厂的权益受到损害。当然,通过2015年7月1日三方对账的事实也证明,他们通过对账才能确定谁该给谁,这也正是面粉厂财务人员王某证实,2015年7月1日三方对账时实际给了陈某某350万元,李某某打了总条是3506982元,当时少给了李某某、陈某某6982元,日后又补上的。从这一角度看,李某某主观上根本不具有非法占有面粉厂被套出资金的主观故意,客观上虽然出现了面粉厂有52万余斤小麦短缺,根据主客观相一致的定罪原则,本案不能成立合同诈骗罪,如果这样就属于客观归罪。当然,从现有证据看亦没有证据证明李某某占有面粉厂所称的已被陈某某支出的478.6965万元的资金,更不能证明李某某占有面粉厂控告的52.3812万斤的小麦。

辩护人要提醒合议庭注意的是,按公诉机关指控本案所涉金额高达60多万元,那么李某某将这些巨款项用于何处了呢,他2015年9月买房首付款四万元还分三次付清,到2016年9月包括首付款才支付八万多元。本案也没有其挥霍钱财的证据,更没有证据证明其携款而逃。案卷中仅有冯某奎等几个人证明在2015年麦后李某某偿还过他们玉米款,冯某奎称2015年麦后还他7000多元,冯某海称还他1万多元,常某生称还他1万多元,黄某林称麦后还他7000多元,陈某华称麦后还了他2万元,郭某和称麦后还他1万元,上述总计6.4万元。但是,从李某某尾号为“2917”的银行交易明细可知,其在2015年6月10日收到李A转入款93599元,6月16日分别又转入款96408元、98952元,6月28日周某军转入款21908.31元、7月21日又转入30200元。通过庭审可知上述款项均是其出售仓库内的玉米收入,这三笔收入款共计341067.31元。所以李某某在2015年麦后归还欠款有正当的资金来源,并非利用从面粉厂领取的资金。

因此,指控李某某以非法占有面粉厂资金为目的实施虚构假单据的行为证据不确实、不充分。

  • 陈某某在本案中的角色定位-----面粉厂的代理人。

从本案所涉合同看,合同主体系李某某与面粉厂,陈某某系该合同的担保人。可是,在合同的实际履行中陈某某的角色发生了重大变化。陈某某自九几年就与面粉厂发生了合作关系,两者关系相当紧密,涉案合同也是在陈某某作用下才得以签订。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面粉厂应将代购款支付给李某某,可是面粉厂相信的是陈某某,所以将代购款给予了陈某某,再由陈某某转给李某某。这样,问题就来了。陈某某究竟是为李某某代收款,还是为面粉厂代付款。如果代李某某收款,那么面粉厂将代购款支付给陈某某也就相当于支付给了李某某。如果,这样也正如李某某所讲虚假单据系陈某某让其书写,代购款由他们两人占有,李某某构成犯罪,那么陈某某也是同案犯。但是,从公安机关的立案、公诉机关的公诉情况看,未将陈某某作为嫌疑人一并采取强制措施,也即办案机关未将陈某某作为同案犯。那么,陈某某就是为面粉厂代付款,也即陈某某是面粉厂的代理人。既然是面粉的代理人,面粉厂将钱给陈某某并不代表李某某收到了涉案款项。

五、面粉厂支出金额及李某某收取的金额均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通过侦查第二卷面粉厂提交的交款明细可知,面粉厂称其支出478.6965万元,其中十三笔转账241.1318万元,现金十八笔237.5647万元。可是通过陈某某与许某某的交易账户可知截止到2015年7月27日陈某某收到许某某转账资金为251.7606万元,相者相差10.6290万元,就是说面粉厂提供的交款明细2015年6月20日漏掉了一笔10.6290万元的转款,这说明面粉厂的记录并不完整,或者说面粉厂持有的陈某某书写的收到条并不能完全反映款项的支出情况,我们再看陈某某的记录本,其上也没有10.6290万元的记载。

那么作为面粉厂代理人的陈某某是否将收到的这251.7606万元的款项交给了李某某,通过陈某某与李某某的交易银行交易记录,仅记载陈某某转给李某某153.4371万元。那么其他除银行转账之外的款项陈某某称是通过取出现金后给了李某某,但是他给李某某款项时又没有李某某的收到条,李某某又不认可收到了陈某某这么多的款项。此时,又怎么能认定李某某占有了面粉厂所称的478.6965万元款项呢。相反,面粉厂称转账给陈某某251.7606万元,其他的226.9359万元系现金支付,陈某某也认可面粉厂的说法。可是,这是面粉厂与其代理人陈某某之间的所作所为,怎么能约束作为第三人的李某某呢。虽然,陈某某有一个记录本,称其上记载内容就是支付给李某某的钱款,可是在李某某不予认可,又没有任何证据佐证陈某某陈述的情况下,显然此节事实不能仅依据这一单一证据进行认定。更何况,陈某某与该款项有重大利害关系,两人为此还发生了打架事件,陈某某的陈述更难保证真实性。因此,作为面粉厂代理人的陈某某没有证据证明其将记录本上的款项全额支付给了李某某,面粉厂也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将陈某某为其书写收条所载款项如数支付给了陈某某。面粉厂究竟给了陈某某多少、陈某某究竟支付给李某某多少钱,均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辩护人还要特别提醒法庭注意的是,从陈某某与许某某银行交易明细可知,截止到本案面粉厂控告及起诉书认定的截止时间点为2015年7月27日,尔后许某某从2016年8月25日到同年11月19日又分七次给陈某某转款75.996万元,那么这些款项与本案所无关系,是陈某某与面粉厂另有经济来往,还是面粉厂对陈某某对先前不足部分的补款。这些事实在案证据均不清楚,如果两者间另有经注往来,那么这更能佐证陈某某声称将收到的478.6965万元款项都交给了李某某的虚假性。

六、本案真正的受害人是李某某而非是面粉厂。

    (一)、诈骗类犯罪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受害人在蒙蔽下处分了自己的财产,从而受害。那么就本案而言,面粉厂称给陈某某现金200多万元,可是这么多的款项且动辄一次支付几十万,那么这些款项从何而来应有相关证据证明,其虽有陈某某的收条,但李某某不予认可。加之面粉厂与陈某某另有业务关系,又怎么能证明其支出的款项是用于收购小麦了呢。退一步讲,面粉厂假如受到了财产损失又与本案所涉的代收代存合同有什么关系呢。

   (二)、 李某某本想利用自己的粮库为面粉厂代收、代存粮食挣取点佣金,可是本案的合同主体没有陈某某,由于陈某某的出现及他们之间的操作不规范使问题的出现成了必然。等到面粉厂拉麦子发现短缺时,李某某首先想到的是陈某某可能没有把面粉厂支付款项全额给自己,于是李某某找陈某某要钱,正是基于此两人在2016年2月8日发生了肢体冲突,李某某因此被判处了刑罚,这也印证了李某某没有全额收到陈某某从面粉厂支取的全部款项。

  • 本案的涉案金额应当如何计算。

本案公诉机关的指控系合同诈骗罪,而这又与其认定的犯罪对象相矛盾。因为,如果将52万余斤小麦作为犯罪对象,本案可能成立侵占罪。如果构成合同诈骗罪,那么犯罪犯对象应是被骗出未能归还的款项。那么,此种情况下犯罪数额是多少呢,是不是面粉厂实际支出的总款额减去已经拉回小麦的重量乘以这些小麦当时面粉厂给予的收购价格。因此,本案所涉的52万余斤小麦的评估认定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综上,以公诉机关的指控,本案嫌疑自诉案件的侵占罪,这样本案的诉讼程序不正确。退一步,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李某某开据虚假收麦单据套取面粉厂的资金是为非法占为已有。另外面粉厂所称支出的款项也没有证据证明由李某某进行了占有。因此,公诉机关指控李某某构成合同诈骗罪事实严重不清,证据严重不足。 因此,请宣告李某某无罪。

以上意见请合议庭裁判时给予采纳。

   

       此致

A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孙玉成

                                   山东鸣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7年7月19日

 

 

 

扫描一审判决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