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律师孙玉成
孙玉成
手机: 13468395668
地址: 山东省聊城市花园北路38号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孟某犯故意伤害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作者: 日期:2021-11-16 16:30:42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聊刑一终字第70号

原公诉机关山东省阳谷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孟某,男,个体工商户。2014年5月27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山东省阳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看守所。

辩护人孙玉成,山东鸣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刘福全,农民。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女,1964年7月14日出生于山东省阳谷县,汉族,高中文化,住阳谷县。系本案被害人。

山东省阳谷县人民法院审理山东省阳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孟某犯故意伤害罪、被害人白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二○一四年十月十七日作出(2014)聊阳刑初字第19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人孟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3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慧、田子国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孟某及辩护人孙玉成、刘福全,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4年2月15日9时40分许,白某到孟某经营的“天航通讯店”内,因更换手机套双方发生争执,孟某用左手打在白某鼻子处,致白某右侧鼻骨粉碎性骨折,经鉴定为轻伤二级。接电话赶来的被害人之夫席某甲和闻讯赶来的被害人之子席某乙等又对孟某进行了殴打。案发后,被害人白某在阳谷县中医院住院治疗20天,支出医疗费4077.56元、鉴定费550元。白某从事保险代理业务,误工费为4903元;护理人席某甲为个体工商户,从事水暖器材零售业务,护理费为271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为600元。

原审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鉴定意见、视听资料。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视听资料证实,侦查人员到达案发现场时,白某鼻部肿胀;白某的病历记载,其入院时鼻根部挫伤,周围软组织肿胀,经X线检测为鼻骨骨折;证人王某的证言和手机号码“183××××4807”的充值记录证实,王某是现场目击证人;被害人陈述与王某证言相互印证,证实孟某用左手击打了白某鼻部右侧。故被告人孟某故意伤害白某的事实成立,孟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白某要求赔偿的符合法律规定的项目应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之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孟某有期徒刑一年;被告人孟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鉴定费,共计12848.96元。

宣判后,孟某以“没有殴打白某,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为由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无罪或发回重审。具体理由为:证人王某虽去上诉人经营的“天航通讯手机店”充手机费,但没有证据证明其交费时段与白某到上诉人经营的手机店更换手机套的时段重合,王某在原审法院开庭时亦未出庭作证,故其证言存在虚假性,不能作为证据采信;“110”出警视频不能排除白某受伤的其他来源,不排除白某在其家人殴打上诉人的情况下被其自己人误伤;民事部分亦不应赔偿。

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提出如下出庭意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应予维持。

经二审审理查明,孟某与其妻谭某某在山东省阳谷县城区南街共同经营“天航通讯手机店”,主要业务有:维修手机,出售手机、手机套等。2014年2月,白某在孟某的手机店内购买一个手机套用于联想牌手机。同年2月15日上午,白某以“手机套有些大、非联想牌手机专用”为由到孟某的手机店内要求更换手机套,后双方发生争执。在争执过程中,孟某殴打白某鼻子致白某右侧鼻骨粉碎性骨折,属轻伤二级。后白某拨打其夫席某甲电话告知被打之事,席某甲遂赶到现场;白某之子席某乙闻讯后亦到达现场,席某乙、席某甲又对孟某实施了推搡、殴打行为。经鉴定,孟某之伤属轻微伤。案发后,白某在阳谷县中医院住院治疗20天。

上述事实,有已经一审、二审庭审质证并确认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书证

(1)侦查人员调取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山东有限公司阳谷分公司的充值记录、机打发票证实,2014年2月15日9时38分,王某的手机号“183××××4807”在“阳谷博济桥天航通信”代理商处充值10元。

(2)阳谷县中医院住院病历、CT检查报告单、医疗费票据记载,白某于2014年2月15日至2014年3月7日入住该院,支出医疗费4077.56元。入院时,白某鼻根处皮肤挫伤、周围软组织肿胀,后经CT检查诊断为“右侧鼻骨粉碎性骨折”。

(3)鉴定费票据证实,白某支出鉴定费550元。

(4)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绿通管理委员会出具的授权证书及阳谷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签发的营业证,证实白某及其护理人员席某甲的从业情况。

2.证人证言

(1)谭某某(孟某之妻)证实,案发前两天,席某甲的妻子在其“天航通讯手机店”做了一个手机套,2014年2月15日9点多,席某甲的妻子到手机店内要求更换手机套,后双方发生争执。

(2)席某甲(白某之夫)证实,2014年2月15日9时46分,他接到妻子白某的电话说:“你快点来,邻居门市的人打我了”,到现场后,看到白某坐在“天航通讯手机店”门口,手机店的玻璃门也烂了。白某说:“门市上的两口子打的我,男的把我的鼻子打肿了,女的把我的脖子抓伤了”。后他与男老板相互拉扯,在拉扯过程中推了男老板一把。

(3)席某乙(白某之子)证实,2014年2月15日9点多,他听到楼下有人吵吵,从窗户里看到隔壁手机门市门口有人与他妈白某吵架。他到现场后,白某在地上躺着,旁边有碎玻璃,有个男的骂骂咧咧,他推搡了那个男的,那个男的脖子上的伤是他抓伤的。

(4)席某丙证实,他与白某是邻居,与孟某是亲戚。案发当天9点多,白某激动的问他:“管不”,他说:“啥事啊?”白某不说,过了一会又问他:“管不”,他说:“不管”,白某去了自己家胡同口。

(5)刘某某证实,孟某是她外甥,案发当天9点多钟,她在“天航手机店”对面买菜时,听到“天航手机店”的玻璃门响了。她赶紧过去,看到席某甲等人打孟某,席某甲的妻子也在现场。

3.被害人陈述

白某陈述,案发前两天,她在“天航通讯手机店”买了一个手机套,后来听她孩子说:“手机套不是联想专用的,太大”。2014年2月15日上午,她到手机店去更换,在店内与老板娘、老板发生争吵,在争吵过程中,女老板抓她的头发和脖子,男老板骂她,她还骂着男老板时被男老板一拳打在鼻子上,她往后一退,撞在玻璃门上,把玻璃门撞烂后又摔倒在地上。

上诉人供述

孟某供述,案发当天9点多钟,他与妻子谭某某都在“天航手机店”内,白某到店内更换手机套,后双方发生争吵。

鉴定意见

(1)山东省阳谷县公安局(阳)公(刑)鉴(伤)字(2014)14107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记载,白某右侧鼻骨粉碎性骨折符合钝性外力作用形成,属轻伤二级。

(2)山东省阳谷县公安局(阳)公(刑)鉴(伤)字(2014)14092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记载,孟某颈部表皮剥脱多处,均符合钝性外力作用形成,属轻微伤。

6.视听资料

侦查人员根据“110”出警视频刻制光盘一张,记载了侦查人员到达现场后的情况。

7.其他

山东省阳谷县公安局出具的抓获经过、情况说明,记载了本案案发及抓捕孟某的情况。

关于上诉人孟某及其辩护人所执“未殴打白某,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的意见,经审理认为,结合白某陈述、孟某供述、谭某某证言、“110”出警视频等证据综合分析,案发当天,白某与孟某、谭某某发生了争执,白某受伤的地点为“天航手机店”内,其在受伤后即告知席某甲并在“110”出警后第一时间住院治疗,入院记录记载其主要伤情在鼻子部位,后CT检查报告单、鉴定意见证实了其伤情。故白某陈述具备真实性,亦符合本案矛盾发生、发展、激化的客观事实。上诉人孟某及其辩护人所执“未殴打白某,白某的伤情不排除其自家人误伤”的意见不能成立,亦不符合常理,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孟某犯故意伤害罪的主要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附带民事部分确定的赔偿项目、数额合法有据,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三十三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王亚利

代理审判员  么海军

代理审判员  赵廷伟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耿华婷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