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律师孙玉成
孙玉成
手机: 13468395668
地址: 山东省聊城市花园北路38号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吴广雨、魏玉义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作者: 日期:2021-12-09 16:47:02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聊刑二初字第12号

公诉机关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吴广雨,男,1970年出生于山东省聊城市,汉族,大专文化,住山东省聊城市,户籍地河北省邢台市。2014年12月29日因涉嫌犯招摇撞骗罪被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抓获并于次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2月6日被执行逮捕。

指定辩护人许尚俊,聊城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人魏玉义,又名魏强,男,1968年出生于山东省聊城市,汉族,高中文化,住聊城市东昌府区。2014年12月29日因涉嫌犯招摇撞骗罪被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抓获并于次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2月6日被执行逮捕。

辩护人孙玉成、穆建军,山东鸣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以聊检公二刑诉〔2015〕4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犯诈骗罪,于2015年11月1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3日、2016年5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审理期间,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申请延期审理一次。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袁家鹏、赵文韬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吴广雨及其指定辩护人许尚俊,被告人魏玉义及其辩护人孙玉成、穆建军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于2013年12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冒充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虚构为他人办理工作使之成为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的事实,骗取他人信任,以交费购买指标、借款等名义,骗取他人资金共计人民币913.45万元,其中未遂70万元,用于个人消费支出或犯罪活动。

就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物证,书证,现场勘查、辨认、提取等笔录,鉴定意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证据,认为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共同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魏玉义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

被告人吴广雨对起诉书指控的第二起诈骗李某3、第三起诈骗孙某、第十起诈骗张某1等人的犯罪事实无异议;辩解指控第一起犯罪中的8万余元是其帮刘某1销酒应得的分成款;指控第四起犯罪中其仅收到李某46万元钱;指控第五至九起犯罪中其是向各被害人借款,不构成诈骗罪。其辩护人除提出相同的辩护意见外,还认为吴广雨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魏玉义辩解称其不知道吴广雨是虚构的假身份,不应构成诈骗罪;且起诉书指控的第四起犯罪是其向李某4借款为自己办理工作;指控的第五至九起犯罪其不知道吴广雨向各被害人借钱的事;指控的第十起犯罪其不清楚李某2的事。其辩护人除提出相同的辩护意见外,还认为魏玉义系从犯,且主观恶性小,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于2013年12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单独或共同冒充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虚构为他人安排工作使之成为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的事实,骗取他人信任,以交费购买指标、借款等名义,骗取他人资金共计人民币900.7万元(其中未遂70万元),用于个人消费支出或犯罪活动。其中,被告人吴广雨全部参与,被告人魏玉义参与诈骗资金34.4万元。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一)2014年12月,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谎称自己为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虚构给被害人刘某1及其子女安排工作,使之成为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的事实,骗得刘某1的信任,以花钱购买指标的名义,骗取刘某1资金8.4万元。案发后,涉案财物被查扣,并退还被害人刘某1。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刘某1的陈述,证实八九年前其在阳谷开酒厂时,吴广雨欠其3万余元酒钱,后来一直联系不上他。2014年三四月份,其联系上吴广雨后,吴广雨、魏玉义介绍其加入国家安全部工作,带其参观了昆明的情报站,还说不耽误其卖酒,每月给其四五千元工资。2014年12月24日左右,魏玉义给了其一个侦察证和一个警察证。后来其想着把孩子刘燕、刘丛凤、刘金凤也弄成情报人员,当时跟吴广雨谈好的,其成为情报人员不用交钱,三个孩子每人10万元,并说好之前吴广雨欠其的钱都折抵办理费用。吴广雨让其再弄点,后来其就把一张尾号为2679的农行卡给了魏强,2014年12月26日其让北京印象开发公司往这张银行卡上汇款8.4万元,但是还不够,吴广雨还向其再要军魂白酒100箱,没等吴广雨要,公安机关就把吴广雨抓了。

2.物证侦查人员在刘某1处扣押的人民警察证、侦察证(刘某100084059),经当庭辨认,系吴广雨、魏玉义伪造。

3.书证刘某1尾号为2679的中国农业银行账户明细,证实2014年12月26日该账户转入8.4万元。

4.书证扣押清单、发还清单、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办案人员在魏玉义随身物品中查扣户名为刘某1、尾号为2679的中国农业银行卡1张,后退还给刘某1的事实。

5.证人李某1(魏玉义之妻)的证言,证实2014年12月下旬,魏玉义和吴广雨从外边回来的时候把25箱特供军魂白酒放在厨房桌子上了,好像是阳谷一个叫刘某1的人的白酒,后来酒让刘某1拉走了。

6.被告人吴广雨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2014年12月26日这8万多元钱,是刘某1汇过来的钱,当时刘某1把银行卡给了魏玉义,并说从四川回来就给他孩子办理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的事,现在还没有办。

7.被告人魏玉义的供述,证实吴广雨在刘某1那里买了些白酒,当时拉了多少不知道,拉到聊城了,吴广雨拉走四五箱,剩下的放在其聊城南关村的家中了。另证实刘某1曾将一张银行卡交给其。

(二)2014年12月,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冒充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虚构给被害人李某3安排工作,使其成为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的事实,骗得李某3的信任,以疏通关系需要资金的名义,骗取李某3资金9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李某3的陈述,证实其经刘某1介绍想加入国家安全部工作,刘某1告诉其一个月有三四千元工资,平时什么都不用干,有事的时候提前通知。还说得要10万元钱,疏通关系用,其听着还行就答应了,并让刘某1帮着跑这件事,刘某1让其准备照片和简历。后其与魏玉义、吴广雨、孙某、刘某1等人在阳谷见面,并给了刘某16万元现金,刘某1让其和孙某填写了一张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印章的表格和保密书。后其又分两次向魏玉义的银行账户转账3万元钱。刘某1告诉其申请表递上去了,下个月开始领工资。

2.书证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条、魏玉义尾号为6641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明细,证实李某3于2014年12月22日、12月24日分别转账至魏玉义上述账户2万元、1万元,共计3万元。

3.证人刘某1的证言,证实其向吴广雨、魏玉义介绍了李某3加入国家安全部工作,当时李某3交了10万元左右并填好登记表交给了魏玉义,具体收钱是魏玉义联系的。

4.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李某3是魏玉义发展的,李某3当时交了9万元钱。

5.被告人魏玉义的供述,证实其和李某3见过面,李某3办理情报人员的9万元钱是刘某1给其,让其给吴广雨的。

(三)2014年12月,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谎称自己为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虚构给被害人孙某及其子孙奇星安排工作,使二人成为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的事实,骗得孙某的信任,以花钱购买指标的名义,骗取孙某资金17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孙某的陈述,证实2014年11月份,吴广雨通过刘某1联系,准备让其给东南亚情报中心工作站的工作人员定制3000套制服。期间了解到吴广雨是国家安全部东南亚情报中心情报站站长,其见过吴广雨的证件,吴广雨说情报站招收侦察员,准备给其弄一个指标,魏玉义说吴局(吴广雨)对其印象好,10万元一个指标,不用上班可以兼职,每月发五六千元,一年还有1.2万元的保险,魏玉义还说要保密,连自己媳妇也不能说。后吴广雨给了其一份盖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部”印章的空白表,其填写之后交给了魏玉义,后吴广雨说还有一张表,其就给孩子孙奇星也办了一个。后来吴广雨、魏玉义配合着催其汇款,其一共给吴广雨汇了17万元。

2.书证中国农业银行跨行转账交易(个人)回单、明细对账单、吴广雨尾号为8676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孙某通过其尾号9070的中国农业银行账户于2014年12月23日、12月25日、12月26日分别转账至吴广雨上述账户10万元、4万元、3万元,共计17万元。

3.证人刘某1的证言,证实吴广雨通过其招收情报员,其介绍了孙某父子,当初其跟他们说的每人10万元,他们填完表后,其就将登记表给了魏玉义。

4.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孙某父子俩是魏玉义发展人员,当时孙某给其汇款17万元。

5.被告人魏玉义的供述,证实其在2014年11月20日左右曾与李某3、孙某等人见过面。

(四)2014年1月,被告人吴广雨谎称自己为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在魏玉义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魏玉义骗得被害人李某4的信任,以为其安排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工作需要资金为名,骗取李某4资金6万元,至案发共发放工资2.8万元,造成被害人损失3.2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李某4的陈述,证实2014年1月份其通过魏玉义认识了吴广雨,吴广雨说他是国家安全部的工作人员,能给其安排个国家情报人员的工作,再给办工作证。后魏玉义说吴广雨给其安排工作需要13万元钱,其就通过工行账户直接转给魏玉义13万元,魏玉义让其办理了建设银行的银行卡,每个月给其发工资,当时说最低每月3000元。其按照魏玉义要求办理完银行卡后,将银行卡交给了魏玉义。

2.书证魏玉义尾号为7945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2014年1月16日,李某4通过其尾号为8888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分三笔转账至魏玉义上述账户共计13万元。

3.书证吴广雨尾号为8676、魏玉义尾号为6641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李某4尾号为8774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李某4上述账户自2014年4月22日至12月26日期间共计收到吴广雨、魏玉义转账2.8万元。

4.证人李某1的证言,证实魏玉义是从2014年春节过后开始跟着吴广雨干的。

5.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李某4是魏玉义发展的,交了6万元,是魏玉义汇款给其的。

6.被告人魏玉义的供述与辩解,证实2014年3月份才跟着吴广雨干。其发展的李某4,其告诉李某4自己是国家安全部东南亚情报中心的工作人员,现在情报中心招信息员,平时不用上班,每个月发3000元至3500元不等的工资。其让李某4交了13万元,当时说这个钱是把他安排到东南亚情报中心工作的钱,并且让李某4填写了一张表,填好后交给了吴广雨。这13万元钱其交给了吴广雨6万元。

(五)2014年9月,被告人吴广雨谎称自己为国家安全部东南亚情报中心主任,虚构给被害人程某1及其亲戚朋友安排工作,使之成为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的事实,并定期给程某1及其子程某2等人发放工资,骗取程某1的信任。后被告人吴广雨以借款为由,骗取程某1资金100万元,至案发共发放工资17.4万元,造成被害人损失82.6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程某1的陈述,证实2014年5月份,其通过朋友认识吴广雨,吴广雨说自己是国家安全部东南亚情报中心主任,还邀请其参观了昆明的东南亚情报中心,发展其做国家安全部的信息员,并且给其看了任命其为国家安全部东南亚情报中心副主任的任命书。2014年9月份左右,吴广雨向其借款100万元,其从朋友张亚平处借了100万元,转借给了吴广雨,这笔钱当时给的吴广雨现金,没有合同或借条。另证实,吴广雨通过其发展了十几个亲友做信息员,其中发工资的有其和程某2、潘某,其余的人都只是填了一张表格交了四张照片,没有发任何工资。

2.书证侦查人员在吴广雨处扣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2014年7月8日发文国安密通字〔2014〕080、081号关于东南亚情报中心重新成立和主要负责人任命通知,任命程某1同志为该中心正厅(局)级侦查员、任命程某2同志为该中心主任助理(正处级),经当庭辨认,系被告人吴广雨伪造。

3.书证吴广雨尾号为8676、魏玉义尾号为6641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程某1尾号为7046、程某2尾号为5224、高玥(程某2之妻)尾号为5232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程某1上述账户自2014年7月28日至12月1日期间共计收到吴广雨、魏玉义转款10万元;程某2上述账户在上述日期共计收到吴广雨、魏玉义转款5万元;高玥上述账户自2014年9月29日至12月1日期间共计收到魏玉义转款2.4万元。以上共计17.4万元。

4.证人程某2的证言,证实2014年夏天,吴广雨到其家里做客,其父亲程某1说他是国家安全部的,后其父亲被吴广雨介绍加入了国家安全部,其父亲后来也介绍其加入了。当时签了保密协议,之后在吴广雨或者父亲手机上看到了任命书,任命其为东南亚情报中心主任助理,正处级,并给其发了几个月工资,都打到其建行卡里了。其曾看过吴广雨的警察证,里面有国家安全部字样。另证实听说其父亲借给了吴广雨100万元钱。

5.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2014年其在朋友家里见到程某1,并拜程某1为师父,后其任命程某1为二级警监,每月发2万元工资,任命他儿子程某2为主任助理,每月1万元工资,程某2的媳妇高玥每月8000元工资。2014年下半年向程某1借了100万元,说用一个月,但后来这些钱都发工资了。

(六)2014年7月至12月,被告人吴广雨谎称自己为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虚构为被害人潘某及其朋友安排工作,使之成为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的事实,骗得潘某的信任,后以借款为名,骗取潘某资金86万元,其中70万元系吴广雨被抓获后转账至吴广雨账户,公安机关已退还潘某。至案发共发放工资6.8万元,造成被害人损失9.2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潘某的陈述,证实其通过师父程某1认识的吴广雨,吴广雨说他是国家安全部的,任东南亚情报中心主任。后来吴广雨发展其做国家安全部的信息员,还发展了其一部分亲戚朋友做信息员。其每月发工资1万元,其发展的潘利君、周静守应该是2014年10月份开始发工资的,周静守第一个月5000元,第二个月6000元,第三个月7000元;潘利君每月是6000元,12月20日发到7000元,他们两个都不知道这件事。其见过任命书,还给过其一个警察证和一个侦察证,后来发现是假的,就烧了。2014年7月份,吴广雨通过其师父程某1向其借钱,借了16万元,是通过其账户转账到吴广雨指定的潘薇薇的账户上。2014年年底,吴广雨又通过其师父程某1向其借钱,说是借100万元,后来其只借给他70万元,是朋友麦某转给他的,借款给吴广雨没有签合同,也没打借条。

2.书证侦查人员在吴广雨处扣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2014年12月22日发文国安密通字〔2014〕103号关于东南亚情报中心申请成立中国东盟战略情报中心的批复,任命潘某同志为该中心主任(正厅待遇、副厅实职);在吴广雨处扣押的2014年7月15日印有“甘肃省兰州市国家安全局”公章的关于潘某同志的证明信1份,经当庭辨认,均系被告人吴广雨伪造。

3.书证吴广雨尾号为9965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条,证实潘某尾号为7388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于2014年7月22日转账至潘薇薇尾号为3735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吴广雨指定账户)16万元;2014年12月31日,吴广雨被抓获后,麦某尾号为5870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分两笔转账至吴广雨上述账户共计70万元。

4.书证魏玉义尾号为6641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周静守尾号为4390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潘某尾号为3869的中国建设账户自2014年10月19日至12月20日期间共计收到魏玉义转款3.1万元;潘利君尾号为1311的银行账户在上述期间共计收到魏玉义转款1.9万元;周静守尾号为4390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在上述期间共计收到魏玉义转款1.8万元。上述共计6.8万元。

5.书证被害人潘某出具的收条,证实案发后,潘某于2015年2月4日收到聊城市公安局退回的人民币70万元。

6.证人程某1的证言,证实吴广雨让其给他介绍一些老板,其给他介绍过广西北海国发投资集团董事长潘某,后来吴广雨让其向潘某借过钱,其让潘某借给吴广雨16万元钱,到了2014年底又让潘某借给吴广雨70万元钱。

7.证人麦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年底,潘某委托其给吴广雨转账70万元,潘某说准备发展其为国家安全部信息员,让其填过表。其没有见过“关于东南亚情报中心重新成立和主要负责人任命的通知”,也没有给其发过工资。

8.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其通过程某1认识的潘某,其和潘某等人是以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身份交往,后其任命潘某为广西南宁东盟战略情报中心主任,潘某发展了麦某等十几个人,其在潘某处借过16万元,另外又借了100万元,还没有到账就出事了。

(七)2013年12月至2014年9月,被告人吴广雨谎称自己为国家安全部东南亚情报中心主任,虚构为王某1安排工作,使其成为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的事实,并向其发放工资,骗得王某1的信任。后以借款为名,骗取王某1资金330万元,至案发共发放工资18.2万元,造成被害人损失311.8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王某1的陈述,证实2013年,其通过朋友介绍认识吴广雨,吴广雨说他是国家安全部东南亚情报中心主任,还说发展其当信息员。2013年年底,吴广雨给其一份“关于东南亚情报中心重新成立和主要负责人任命的通知”,说任命其为该中心副主任,副厅级干部。此后开始给其发工资,每月工资1.5万元,发了一年左右。任命的时候没指派工作,就说是特勤人员,不需要做具体的事情。2014年春节的时候其去过吴广雨在昆明的办事处,当时正在装修,没有挂牌。任命其为副主任之后大约1周的时间,吴广雨开始给其说因为拍电影赔钱了,需要借150万元钱还账,临时周转一下,其于2013年12月23号在徐州乾丰物资公司佟光永处借了150万元给了吴广雨;2014年1月20日,吴广雨又借了80万元,也是通过这个公司的卡转过去的;2014年9月份,吴广雨又借100万元,其又从乾丰公司给他转借了100万元,这次是通过乾丰公司会计樊小丽的卡转过去的。三次都是从乾丰公司佟光永处给他转借的,没有利息,只有打款记录,没有合同和借条,吴广雨一直没有还这些钱。

2.书证侦查人员在吴广雨处扣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2013年12月16日发文国安密通字〔2013〕087号关于东南亚情报中心重新成立和主要负责人任命通知,任命王某1同志为该中心副主任(副厅级),经当庭辨认,系被告人吴广雨伪造。

3.书证吴广雨尾号为9965、尾号为8676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江苏银行网上银行电子回单,证实徐州乾丰物资贸易有限公司2013年12月23日转账至吴广雨上述尾号9965的账户150万元,2014年1月20日转账至吴广雨尾号为3478的中国农业银行账户80万元;樊小丽尾号为6070的中国农业银行账户2014年9月28日转账至吴广雨上述尾号8676账户100万元。以上共计330万元。

4.书证吴广雨尾号为9965、魏玉义尾号为6641、王某1尾号为9997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王某1上述账户自2014年1月13日至12月20日期间共计收到吴广雨、魏玉义转款18.2万元。

5.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其任命王某1为副主任,当时给他看了国安密通字〔2013〕087号文件。其向王某1借款共计330万元,一次100万元,一次150万元,一次80万元,一直没有还他,也没有写欠条。

(八)2014年10月至11月,被告人吴广雨谎称自己为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虚构为被害人刘某4及其朋友办理国家安全部工作身份,使之成为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的事实,并为刘某4办理了虚假的工作证,带领刘某4到其在昆明设立的东南亚情报中心办公地点查看,骗得刘某4的信任。后吴广雨以借款为名,骗取刘某4资金32万元,至案发共发放工资12.8万元,造成被害人损失19.2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刘某4(又名刘家春)的陈述,证实2013年年底,其通过周某认识的吴广雨,2014年1月20日吴广雨借过其20万元,借了不到两个月就还了,后吴广雨告诉其他们单位不缺钱,他想发展其加入国家安全部工作,其可以享受国家公务员正处级待遇,每月工资3000元。其是从2014年5、6月份开始发工资。2014年10月25日吴广雨向其借款12万元,当时说昆明办公地点验收用钱,其用个人银行卡转给了吴广雨。2014年11月30日,其借给了吴广雨20万元钱,吴广雨说昆明办公地点装修缺钱,也是国家安全部考验其的时候,还承诺其以后是东南亚情报中心负责人,享受副厅级待遇,另外再给其10个情报人员名额,不用交钱。其见了吴广雨在昆明装修的比较气派的办公地点就信以为真了,也就借给他钱了。其还发展了其同事胡广雪、高志、张蜀强、丁冠玖但没有让他们四人交钱,他们的工资卡都在其手里,具体发没发、发多少其不清楚。吴广雨给其办过国家安全部的警察证、侦察证,其都弄丢了。

2.书证吴广雨尾号为8676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刘某4尾号为6757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于2014年10月25日、2014年11月30日分别转账至吴广雨上述账户12万元、20万元,共计32万元。

3.书证吴广雨尾号为8676、魏玉义尾号为6641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刘某4尾号为8929、张蜀强尾号为2552、丁冠玖尾号为2982、高志尾号为2313、胡广雪尾号为9273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刘某4、张蜀强、丁冠玖、高志、胡广雪的上述账户自2014年5月17日至12月24日期间共计收到吴广雨、魏玉义转款12.8万元。

4.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其许给刘某4借给其钱之后成为情报中心的主任,并给他几个免费的人员名额,以此分别于2014年10月25日借款12万元、2014年11月30日借款20万元。刘某4他们五人发展成为情报人员之前都没有交钱,应该是2014年5月份开始发工资,刘某4每月4000元,其他四人每月3000元,一直发到2014年12月份。

(九)2014年2月至12月,被告人吴广雨谎称自己为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虚构为被害人李某5及齐某、齐媛媛等十五名亲朋办理工作,使之成为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的事实,并为其女儿齐媛媛办理工作证件,骗得李某5的信任。后以借款购房及国家安全部领导筹款为名,骗取李某5资金339万元,至案发共发放工资23万元,造成被害人损失316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李某5的陈述,证实2014年2月份通过吴广雨的弟弟认识的吴广雨,吴广雨说他是国家安全部东南亚情报中心局长,其见过一次吴广雨的警察证。2014年2、3月份,吴广雨先安排其女儿齐媛媛成为东南亚情报中心的情报人员,当时没说要钱,只让其给齐媛媛填写了一个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表,吴广雨说不用上班,每月发5000元工资,说过年给孩子涨工资,没说具体干什么。工资一直发到2014年11月份。2014年3月12日,其借给吴广雨320万元,他说买房子用钱,300万元是拿家的房子在巨野县龙华信用社贷的款,然后汇入吴广雨银行卡的;20万元是直接给吴广雨的现金。2014年11月初,吴广雨跟其借钱,说国家安全部刘部长让他弄钱,5分的利息,当时其汇款10万元至吴广雨卡上,过了七八天又汇了9万元,其借钱给吴广雨是看着吴广雨当时对其比较好,给其女儿齐媛媛安排国家安全局的正式工作,并给齐媛媛发工资,非常感激他。

另证实其是在2014年5月份被发展为情报人员的,其没有交钱,下半年开始发工资,每月5000元。后来其发展了一些亲戚朋友,但是这些亲戚朋友都没有交钱,发展成了之后都发工资了,有发多的有发少的,发展的人员有齐某、齐西峰、齐斌、庞明亮、庞玉鑫、于洋江、李桂松、张莹、庞姗姗、杨晓晓、李宝义、澹台祥岭、李长贵、李长富。其女儿齐媛媛发了个侦察证,后来齐媛媛说是假的,就毁掉了。

2.书证吴广雨尾号为9965、尾号为8676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条,证实李宝义尾号为9189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李某5指定账户)于2014年3月12日转账至吴广雨上述尾号9965账户300万元;李某5尾号为4670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于2014年11月10日、11月21日分两笔转账至吴广雨上述尾号8676账户19万元。

3.书证吴广雨尾号为8676、魏玉义尾号为6641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吴广雨、魏玉义上述账户自2014年3月30日至12月24日期间共计向李某5、齐媛媛、齐某、齐西峰、齐斌、庞明亮、庞玉鑫、于洋江、李桂松、张莹、庞姗姗、杨晓晓、李宝义、澹台祥岭、李长贵、李长富转款23万元。

4.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其通过弟弟吴广臣认识的李某5,她一直认为其是云南边防部队的教官,后其给她说拍电影赔钱了,借点钱周转一下。其从李某5处借了一次300万元、一次19万元、一次20万元,共339万元,这些钱大部分用于买房、还账、发工资和昆明情报中心装修了,还有一部分用于个人消费了。李某5发展了十几个情报人员,都是她身边的家人,有李某5、齐某、李长贵等,大部分都叫不上名字,都没有填表,李某5发给其信息和卡号,其就发工资。

(十)2013年11月份,被告人吴广雨经他人介绍认识李某2,向李某2谎称自己为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并安排李某2为自己驾车,按月给李某2发放工资。2014年2月至10月,被告人吴广雨授意李某2可以为其家人、朋友办理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工作,要求李某2发展人员,收到上述人员缴纳的费用后,要求填写虚假表格,并按月发放工资。通过此方式,先后骗取张某1、闫某、王某2、吴某3、张某2、贾某、冯某、李某6等8人资金共计65万元,至案发共发放工资10.7万元,造成被害人损失54.3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张某1的陈述,证实李某2介绍其加入国家安全部工作,2014年10月1日,其取款20万元交给李某2,李某2让其填写了一张盖着国家安全部印章的空白表格。后2014年11月、12月发过两个月的工资,是李某2一次性转到其建行卡中6000元钱。2015年春节之前,其给李某2打电话,听说被骗了。

2.被害人闫某的陈述,证实2014年夏天,其经李某2介绍给其女儿邢宁馨办了一个国家安全部的工作,其汇给李某225万元钱,后每月发工资3500元。其给李某2父亲打电话得知出事了,后李某2把25万元给其汇过来了。

3.被害人王某2的陈述,证实李某2是其妹夫,经李某2介绍,其和妹妹吴某3均办理了国家安全部工作,其二人均拿出5万元钱给了吴广雨,后每月发工资3500元。其没有任何文件和证件,只是让填写了国家安全部下发的、右下方盖着国家安全部公章的表格。后李某2告诉其吴广雨是骗子,退还了其5万元钱。

4.被害人吴某3(李某2之妻)、张某2(李某2之母)的陈述,证实2014年年初,李某2开始跟着吴广雨在国家安全部工作,李某2说吴广雨是国家安全部东南亚地区的负责人。2014年6月份,李某2说有机会通过吴广雨进入国家安全部做情报人员,不用工作也能领工资。后李某2拿了10万元钱和填写的表格等一块给了吴广雨,两个月后,就开始给发工资了,其二人没有任何文件、证件,只填了一个表。后来其听李某2说吴广雨是骗子。

5.被害人贾某的陈述,证实其和李某2是姨兄弟,其经李某2介绍加入国家安全部工作,其给了李某212.5万元的费用,并填写了一张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公章的表格,三个月后,其建行卡发了3500元钱的工资,发了一个月就不发了。后来听李某2说吴广雨是诈骗犯。其没有任何文件、证件。2015年8月份,李某2退还给其12.5万元。

6.被害人冯某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李某6认识李某2,并经李某2介绍加入国家安全部工作,其给了李某220万元钱,并填写了一张表格,在建设银行办理了银行卡,但其没领过工资。后来其听李某2说吴广雨出事被抓了。

7.被害人李某6的陈述,证实其经李某2介绍加入国家安全部工作,其给了李某210万元钱,并填写了一张盖有国家安全部公章的表格,在建设银行办理了银行卡,两个月后工资卡开始收到工资,连续发了5个月工资。其没见过李某2的证件,也没有见过给其下发的文件、证件,后来听李某2说被骗了。还证实冯某以同样的方法被骗了20万元。

8.书证吴广雨尾号为8676、李某2尾号为2814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吴广雨、李某2上述账户自2014年8月至12月期间共计向上述张某1等8名被害人转款10.7万元。

9.证人李某2的证言,证实其被吴广雨、魏玉义、周勇(周某)所骗加入他们的东南亚情报中心做情报人员,最初其通过刘家春认识的周勇,后来其给吴广雨开车,吴广雨给其发工资,后其又发展了十几名情报人员。其去过吴广雨在云南昆明珥季路高顺铭都大厦的办公室,东南亚情报中心有吴广雨、魏玉义、周勇、陈勇,其负责开车,平时有人称呼吴广雨吴局长。魏玉义是魏主任或处长,负责弄表、发工资;周勇是办公室主任,是东南亚情报中心与国安部的联络官,还负责办警察证、侦察证;陈勇在昆明做烟草生意,是情报处长,办公地点是陈勇装修的。吴广雨先给其办了侦察证,为了让其再发展情报人员,又给其办理了国家安全部的警察证,警察证是魏玉义给其的。最开始其给吴广雨说自己家有两个人想加入,问5万元一个行不行,吴广雨同意了,就给其表格,当时多给了五张表,让其多发展几个,其让其妻子吴某3及吴某3的亲戚王某2填表了。后来其就开始发展其他人员,这时给其办的警察证。其向其发展的情报人员要10万元到20万元不等,其中邢宁馨(25万元)、王某2(5万元)、吴某3(5万元)、张某2(5万元)、李某6(10万元)、贾某(12万元)、冯某(20万元)、张某1(20万元)等,交5万元、10万元的都是直接亲戚,如数转给吴广雨,大于10万元的其转给吴广雨10万元。(经计算,李某2因发展上述8名被害人共计向吴广雨支付65万元)。发工资都是其拿着吴广雨的建行卡给他们转账,其中仅有冯军椋还没有发工资。案发后其赔偿了他们的部分损失。

10.物证侦查人员在李某2处扣押的人民警察证、侦察证(李某200818035),经当庭辨认,系被告人吴广雨伪造。

11.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李某2给其开车,他不知道诈骗的事情,后来李某2发展了十几个人交了一百多万元钱,手续大部分都是他办的,其让李某2用其的银行卡发工资,李某2负责发工资的有二十多人。

另查明,案发后侦查机关依法扣押了被告人吴广雨的京Q×××××别克车一辆、聊城星光东昌丽都小区房屋一套及被告人吴广雨的京N×××××宝马轿车变现款25万元、“东南亚情报中心”办公地点装修和家具等变现款10万元、赃款11.29万元。

认定本案事实的综合证据有:

1.书证扣押清单,证人赵某的证言,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侦查人员在吴广雨处扣押车主为赵某、车牌号为京Q×××××的别克车一辆,经核实,该车系吴广雨所有。

2.书证吴广雨尾号为8676、刘同梅尾号为4052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协助查封财产通知书及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人刘某2(吴广雨之妻)的证言,证实2014年3月28日吴广雨利用部分赃款由其尾号为8676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向其妻妹刘同梅尾号为4052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转账103万元,2014年3月31日,由刘同梅该账户向聊城市星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汇款

1021434元,在聊城市开发区该房产公司开发的星光东昌丽都小区购买6幢1单元172号房屋一套,户名为吴广雨之女吴真真,建筑面积178平方米,案发后侦查人员扣押了被告人吴广雨利用赃款购买的该房屋。

3.书证全国机动车/驾驶人信息资源库查询结果、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证人刘某3的证言,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被告人吴广雨于2014年9月购买的一辆车牌号为京N×××××的宝马WBA3X110型轿车,经与北京中嘉立正通讯科技有限公司商议,由该公司持有该车辆,并由刘某3暂支付25万元。该款项扣押在案。

4.书证黄金峰(又名陈勇)提供的震玺科技公司装修费用、接待费用清单及房屋租赁合同、昆明高顺置业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黄金峰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人黄金峰、黄某的证言,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被告人吴广雨在昆明市官渡区珥季路609号高顺铭都4栋10层设立的“东南亚情报中心”系租用的昆明高顺置业有限公司已销售给蔡建辉的房屋,该场所租赁、设立、装修等费用由吴广雨支付给黄金峰。案发后,就房屋内装修及家具事宜,侦查人员经与蔡建辉委托的其弟弟蔡荣正商议,由蔡荣正接手该屋内全部家具,并支付10万元。该款项扣押在案。

5.书证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侦查人员在被告人魏玉义银行卡内扣押现金共计1.8万元;在被告人吴广雨银行卡内扣押现金9.49万元。

6.勘验检查、搜查笔录及照片,物证标识牌四块(东南亚情报中心誓言一块、保密条例一块、保密原则一块、组织结构图一块),书证扣押清单,证实侦查人员对吴广雨、魏玉义租房处北京市东城区新景家园10号楼7单元302室及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珥季路高顺铭都4栋10层进行现场勘验检查,并对房间内物品进行扣押的情况。

7.物证侦查人员在吴广雨处扣押的姓名为吴广雨的人民警察证2本、侦察证1本(吴广雨00081536)、警官证1本,姓名为齐媛媛、陈勇、王某1的侦察证3本,已发展为情报人员的国家安全部特情人员一览表及个人简历等文件1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发文20余份,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印章的刻章证明1份,带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字样的空白信笺及信封若干,国家安全部介绍信1本,空白国家安全部特情人员一览表30余张,日期打码器1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印章5枚,绝密章1枚,甘肃省兰州市国家安全局印章2枚,耿惠昌个人名章1枚等;侦查人员在魏玉义处扣押的人民警察证1本、侦察证1本(魏玉义00811038),经二被告人当庭辨认,系犯罪所用。

8.书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出具的说明及鉴定证明,证实经在国家安全部人事信息数据库中查询,未发现姓名为吴广雨(身份证号:)的工作人员;经国家安全部依法认定,山东省国家安全厅送检的吴广雨、魏玉义、吴某1、李某2、刘某1、陈勇、王某1、齐媛媛等人的警察证、侦察证均系假证件;涉案22份公文(国安密通字〔2013〕087号、国安密通字〔2014〕003号、078-081号、103号、121-130号、164-166号、326号、327号)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印章5枚、耿惠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部长)个人名章1枚均系伪造。

9.物证侦查人员在吴某1处扣押的人民警察证1本、侦察证1本(吴某100084326),证人吴某1的证言,证实其和吴广雨是村里的老邻居,2014年,其和吴广雨联系上,并一起租住在北京东城区新景家园10号楼,吴广雨告诉其他是国家安全局的局长,还让其填写了一份国家特情人员表格,后其认识了魏玉义、刘某1和吴广雨的司机李某2。平常都是吴广雨、魏玉义和李某2出去,具体他们干什么去其不清楚。后来他们一起去昆明,见到了周某,周某是周处长,吴广雨是吴局长,魏玉义是魏处长。他们具体干什么其不清楚。后来魏玉义给其和刘某1每人一套工作证。

10.证人吴某2(吴广雨之胞兄)的证言,证实其从来没有在国家安全部门上过班。吴广雨对其说他在云南武警部队当教官,具体什么地方其不清楚。其不知道吴广雨冒充国家安全人员在昆明设立东南亚情报中心发展情报人员骗钱的事情。

11.证人周某的证言,证实吴广雨冒充国家安全部的局长,其跟着吴广雨干,吴广雨让其担任办公室主任,对外招收特情人员并收取一定的费用。李某2是其通过刘某4发展的。在2013年年初的时候,其见过吴广雨手里有一枚国家安全部的公章,2014年春天的时候吴广雨又让其在网上联系办理假人民警察证和侦察证,大概办了一二十个。当时其就知道吴广雨是冒充国家安全部的工作人员。

12.辨认笔录,证实在侦查人员的组织下,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分别辨认出负责办理假证件的周勇(即周某)的事实。

13.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证实其和魏玉义冒充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自称是东南亚情报中心的主任、局长,持工作证以招收东南情报中心情报人员、发工资的形式进行诈骗活动。其冒充的是国家安全部的,负责管理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其持有一个假的国家安全部的警察证、一个假的国家安全部十七局的侦察证、一个假的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警官证,都是通过周勇(周某)做的假证。周勇家是河北邢台的,后来让其发展到其自编的东南亚情报中心了,后来其又让周勇给其骗的人做假的国家安全部的警察证和侦察证。魏玉义和周勇他们知道其是以发展安全局信息员的名义欺骗他人的钱财。其招收情报人员,说情报中心位于昆明,每招一名情报人员,情报人员交2万元到10万元的好处费,他们没有具体办公地点,可做兼职,其每月发给他们工资,每月工资从3000元至15000元。扣押的那些单据上的人名和账号都是其招收的情报人员发工资的账号,下边还注着他们每月发工资的钱数,都是魏玉义记录的,上边有发工资的日期和人员名单、卡号等。骗的钱一部分发工资了、一部分花了、一部分装修云南昆明办公室了。其开的别克GL8轿车是2013年11月份在北京买的,车牌号京Q×××××,户名赵某,其是通过别人介绍买的这个人的牌号。在魏玉义的行李箱内搜出的安全部、甘肃省兰州市、安全部耿部长手章等一系列公章是其和魏玉义大约2014年五六月份在河南台前和北京广安门桥附近等地刻的。国安部的发文也是魏玉义拿着去北京广安门桥附近一家打字复印社打印的。昆明那边的办公室是2014年春天弄的,租金加装修花了总共140万元左右,是找黄金峰弄的。

14.被告人魏玉义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其是2014年3月份跟着吴广雨去北京干,吴广雨冒充的是国家安全部十七局的工作人员,职务是安全部驻云南昆明东南亚情报中心主任,吴广雨安排其的职务是东南亚情报中心的财务人员,平常其给吴广雨开车和给发展的情报人员发放工资。发工资的钱是吴广雨先转给其,其再通过其的建设银行卡发。其曾跟吴广雨去台前刻过几枚印章,后来也在北京一家门市部刻过国家安全部和“绝密”的章,这些印章在其行李箱内有几枚。国安部的发文也是在北京这家门市部打印的,都在其行李箱内放着了,也都是吴广雨起草,其拿着去打印的。另证实其有一套警察证和侦察证,这些证件都是周某找人做的。

15.书证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的户籍证明,证实二被告人自然身份的情况。

上述证据已经庭审控辩双方举证、质证、辩论、核实,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被告人魏玉义是否构成诈骗罪及参与诈骗次数的问题。根据在案证据,评判如下:

第一,关于起诉书指控第一至三起犯罪事实。经查,被告人吴广雨在侦查阶段曾供述称魏玉义知道其假身份的事,且2014年五六月份,被告人魏玉义还曾跟吴广雨一同去到台前县及北京广安门桥附近刻印章;被告人魏玉义亦供认了刻印章、打印发文的事,且涉案假公章也是在魏玉义行李箱内扣押。审理认为,被告人魏玉义自2014年3月跟随吴广雨后,按照吴广雨的安排开车、发放工资,此时其对吴广雨虚构身份的事情不一定明知;但在2014年五六月份以后,被告人魏玉义对吴广雨编造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假身份,伪造假印章、假证件等事实是应当知情的。被告人魏玉义在明知吴广雨虚假身份的情况下,仍帮助吴广雨骗取第一至三起被害人刘某1、李某3、孙某等人信任,以安排工作需要费用为由让被害人缴纳钱款的行为应当构成诈骗罪。

第二,关于起诉书指控第四起即2014年12月吴广雨、魏玉义共同诈骗李某4的事实。经查,在案书证银行账户明细、被害人李某4的陈述、二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等证据能够证实,李某4是在2014年1月经魏玉义介绍成为国家安全部信息员的,并交给魏玉义13万元,魏玉义仅将其中6万元交给吴广雨,而证人李某1的证言、被告人魏玉义的辩解能够证实魏玉义是在2014年3月份才开始跟着吴广雨干的,在2014年1月份认定魏玉义对吴广雨虚构身份,骗取他人财物知情的证据不足,故认定魏玉义参与该起诈骗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吴广雨该起诈骗数额应认定为其实际收到且知情的6万元,扣除发放2.8万元工资,共计诈骗造成损失3.2万元。因此,被告人吴广雨及其辩护人所提其仅收到李某46万元钱的辩解理由和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第三,关于起诉书指控的第五至九起犯罪事实。根据在案证据,被告人魏玉义在上述五至九起犯罪行为中仅是按照吴广雨的安排为程某1、潘某等人发展的情报人员发放工资,但其对发放工资的具体人员信息及他们与吴广雨的关系并不明知,对吴广雨与程某1等人的交往情形及是否向程某1等人借款、借款原因等亦不明知,故不应认定被告人魏玉义参与起诉书指控的第五至九起犯罪事实。

第四,关于起诉书指控的第十起犯罪事实。根据在案证人李某2的证言、李某2所发展人员的陈述及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能够证实该起犯罪事实中,系李某2发展的情报人员,并为情报人员发放工资,被告人魏玉义对此并不知情,亦未参与其中,故不应认定被告人魏玉义参与起诉书指控的第十起犯罪事实。

综上,公诉机关指控魏玉义参与第一至三起犯罪事实的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支持;指控魏玉义参与第四至十起犯罪事实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魏玉义及其辩护人所提“其不知道吴广雨是虚构的假身份,第一至三起犯罪事实不应构成诈骗罪”的辩解理由及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第四至十起犯罪事实不应构成诈骗罪”的相应辩解理由及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吴广雨及其辩护人所提“指控第一起犯罪中的8万余元是其帮刘某1销酒应得的分成款”的辩解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根据在案刘某1的陈述,能够证实刘某1想将其子女发展成为国家安全部情报人员,按照吴广雨的要求,前期吴广雨欠其的钱都折抵其子女办理情报人员的费用,吴广雨让其再弄点,其遂将其的农业银行卡给了魏玉义,卡中款项系刘某1将酒销往北京印象开发公司,该公司向刘某1支付的酒款。被告人吴广雨开庭期间辩解称该款项系其帮刘某1销酒应得的分成款,但被害人刘某1对此予以否认。审理认为,该款项应归被害人刘某1所有,刘某1将其给了魏玉义,用来折抵为其子女办理情报人员的费用,应当认定为吴广雨、魏玉义二人所诈骗钱财。故被告人吴广雨及其辩护人所提该项辩解理由及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吴广雨及其辩护人所提“第五至九起犯罪中其是向各被害人借款,不构成诈骗罪”的辩解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在案各被害人的陈述及被告人吴广雨的供述,能够证实吴广雨在与各被害人交往时,均谎称自己为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且主动为各被害人及其亲戚朋友办理情报人员,并为他们发放工资,在取得信任的基础上,被告人吴广雨多次向各被害人借款,并将款项用于装修昆明的办公场所、发放工资及其他花费。综合全案证据,被告人吴广雨并无任何还款能力,其上述借款行为仅是以借款为名掩盖其非法占有的目的,应当认定为诈骗行为。故被告人吴广雨及其辩护人所提该项辩解理由及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单独或共同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其中被告人吴广雨诈骗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魏玉义诈骗数额巨大。被告人吴广雨诈骗既遂830.7万元,未遂70万元,依照处罚较重的既遂情节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的二被告人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冒充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以发展情报人员的手段诈骗他人钱财,社会影响恶劣,应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吴广雨提起犯意,编造身份,负责整个诈骗流程,在共同犯罪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系主犯;被告人魏玉义根据吴广雨授意,为“情报人员”发放工资,并积极发展部分人员,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吴广雨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基本犯罪事实,对其予以从轻处罚。各辩护人所持相应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据此,根据二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及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吴广雨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二、被告人魏玉义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2月29日起至2020年12月28日止。)

三、扣押在案的被告人吴广雨的京Q×××××别克轿车一辆、查封的位于聊城市开发区星光丽都小区的房产一套予以拍卖,变现价款与在案扣押的现金46.29万元一并发还各被害人,不足部分由被告人吴广雨、魏玉义退赔相应的损失。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户凤英

代理审判员  何林林

人民陪审员  杜秀珍

二〇一六年六月三日

书 记 员  茹 博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