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律师孙玉成
孙玉成
手机: 13468395668
地址: 山东省聊城市花园北路38号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赵某某盗窃、抢劫案一审辩护词

作者: 日期:2022-01-15 17:51:57

审判长、审判员:

山东鸣远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赵某某近亲属委托并经过其同意指派我们二人作为其盗窃、抢劫案的一审辩护人,庭前我们依法会见了被告人并查阅了案卷材料,又听取了刚才的法庭调查。现基于本案事实与法律规定提出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盗窃部分的辩护意见:

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某构成盗窃罪,辩护人认同公诉机关的指控。但是,赵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依照我国《刑法修正案八》第67条第3款的规定,对其这一坦白情节可从轻处罚,这是其一。其二,被告人赵某某自愿认罪且认罪态度较好,具有悔罪表现,由此可对其酌情从轻处罚。其三,本案所涉赃物已部分被追回并发还给了受害人,从而降低了社会危害性。其四,被告人系初犯,因家中生有一脑瘫的孩子,为治病用尽了家中的所有积蓄,由于生活所迫从而使自己深陷囫囵。这与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人犯本罪在处理上应有所区别。

综合以上几点,辩护人认为对该罪请依法对其从轻处罚。

抢劫部分的辩护意见:

辩护人不赞同公诉机关关于赵某某取回自己手机的行为成立抢劫罪的指控。

根据我国《刑法》第263条之规定,对一行为是否成立抢劫,不但要求在客观上行为人采取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取得他人财产的行为,还要看行为主观上有无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主观目的。如果这两个条件缺少之一,那么我们就不能认定行为人的行为成立抢劫罪。

就本案而言,被告人赵某某伙同他人到纪某某家行窃后在回去的路上发现自己手机不见了,考虑可能被丢在了盗窃的现场。于是,他们又一次手持电警棍到了被盗者的家中,当他们确定自己所有的手机在纪某某手中时,将手机拿了过来。

首先,就本案从客观行为来看,被告人手持电棍给他人一定的人身造成了现实的危险,从而取回了他人持有的本人财物,从这里看被告人有抢的行为。但仅有抢的行为我们还不能认定就构成了抢劫罪。

其次,被告人赵某某将自己手机丢在了纪某某家中,但是并没有改变该财产的所有权的性质,当被告人取回财产时已经通过事先打电话的方式确定了纪某某手中的手机就是自己的,此时其才通过不恰当的方式取了回来。在这种情况下行为人使用不当的方式取回了自己财物的行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其以非法占有他人之财物的目的而实施了上述行为。那么纪某某现在占有被告人的财产是否属于我国《刑法》第263条所规定的“他人之财物”呢?答案是否定的,因此纪某某现在是捡到他人丢的财物,作为拾得人在权利人主张取回权利时其有义务返还。否则,根据我国《刑法》第270条的规定相关行为人在财产数额较大时将构成侵占罪,此条的立法本意是在充分保护财产所有权人的所有权。这也正是时任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的陈兴良教授在《判例刑法学(下卷)》一书中就与抢劫罪一同分类规定在同一章节的侵财犯罪——盗窃罪进行的论述一样“窃取被司法机关扣押的本人财物行为之定性研究”。在该书中其引用了2001年刊载于最高人民法院编辑的《刑事审判参考》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改判认定的行为人窃取被国家机关扣押的自己的财物,由于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之目的,因而不构成盗窃罪的案例。这一案例对于本案正确定性,辩护人认为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我们也可以从中得出行为人抢取自己财物的行为,由于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目的,因而也不成立抢劫罪的结论。

综合以上两点分析,被告人赵某某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目的,在客观上虽然使用了带有威胁的行为,由于其不符合我国关于抢劫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因此,其不成抢劫罪。

 

此致

某某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孙玉成

山东鸣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3年7月23日


随便看看